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医学论文->医药卫生论文

逍遥散联合黛力新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的临床观察

分享到:
作者:代写论文  来源:星论文网  发布时间:2015-04-10 13:19:00

   [摘要] 目的 评价逍遥散联合黛力新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的疗效。 方法 60例围绝经期抑郁患者均为2013年1月~2014年1月间我院治疗病例,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30例。对照组予黛力新(氟哌噻吨0.5 mg,美利曲辛10 mg)每天早饭后1片,口服,每日1次,15 d为1个疗程,连服6个疗程,共3个月;观察组在上述治疗的同时联合中药逍遥散进行治疗。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后的疗效,以及两组患者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HAMD评分、KMI评分的变化情况。 结果 观察组的总有效率达96.7%,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HAMD评分分别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KMI分别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逍遥散联合黛力新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临床疗效显著,值得推广和应用。 
  [关键词] 围绝经期抑郁症;逍遥散;黛力新;HAMD评分;KMI评分 
  [中图分类号] R749.4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5)02-0141-03 
  围绝经期抑郁症是指首次发病于围绝经期以情绪忧郁、焦虑、紧张为主要症状的疾病,伴有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内分泌失调等一组症候群[1],严重影响更年期妇女的身心健康,甚至影响其晚年的生活质量及寿命的长短。对于围绝经期抑郁症的治疗单纯西医治疗效果欠佳,副作用较多。围绝经期抑郁中医属“郁证”范畴,系因肾气渐衰,肾精不足则天癸衰少,不能濡养温煦其他脏腑,肝血渐亏,则肝气郁滞,肝失疏泄,致肝气郁结[2-4]。目前,中西医结合治疗已经成为有效降低围绝经期抑郁症发生的重要手段。笔者收集2013年1月~2014年1月我院围绝经期抑郁症患者30例,应用逍遥散联合黛力新的中西医结合疗法进行治疗,取得了较好的疗效,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60例围绝经期抑郁患者均为2013年1月~2014年1月间我院治疗病例,排除既往有精神分裂症、脑部或躯体及精神活动所致的精神障碍者。其中年龄最小45岁,最大56岁。60 例入选患者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观察组30例,年龄40~55岁;对照组30例,年龄41~56岁。两组在年龄、病程、文化程度、临床表现等方面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见表1。 
  1.2治疗方法 
  对照组予黛力新(氟哌噻吨0.5 mg,美利曲辛10 mg,丹麦灵北制药有限公司)早饭后1片,口服,每日1次。15天为1个疗程,连服6个疗程,共3个月。观察组在上述治疗的同时联合中药逍遥散治疗。逍遥散组成[5]:柴胡15 g、当归15 g、白芍15 g、白术15 g、茯苓15 g,丹皮10 g、炙甘草10 g,煨生姜 5 g、薄荷5 g。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2次服用。连服3个月。 
  1.3 疗效标准 
  采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及Kupperman绝经指数(Kupperman menopause index,KMI)进行评分。根据HAMD、KMI评分评价疗效。(1)显效:月经恢复正常,HAMD评分下降>80% ,KMI评分下降>80%;(2)有效:月经恢复正常,HAMD评分下降50%~79%,KMI评分下降50%~79%;(3)缓解:月经恢复正常,HAMD评分下降30%~49%,KMI评分下降30%~49%;(4)无效:月经基本正常,HAMD和KMI的评分治疗前、后无改变[6]。 
  1.4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后的疗效及两组患者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HAMD评分、KMI评分的变化情况。 
  1.5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12.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根据资料性质分别采用χ2检验、t检验及方差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治疗后的临床疗效比较 
  两组治疗后判定疗效,经统计学分析,观察组的总有效率达96.7%,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治疗后的临床疗效比较[n(%)] 
  2.2两组治疗前后HAMD评分的变化情况比较 
  两组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HAMD评分均较治疗前显著降低,经统计学分析,观察组的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HAMD评分分别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两组治疗前后HAMD评分的变化情况比较(x±s,分) 
  注:*与治疗前比较,P<0.05;△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P<0.05 
  2.3 两组治疗前后 KMI评分的变化情况比较 
  两组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KMI评分均较治疗前显著降低,经统计学分析,观察组的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KMI评分分别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表4 两组治疗前后 KMI评分的变化情况比较(x±s,分) 
  注:*与治疗前比较,P<0.05;△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P<0.05 
  3 讨论 
  围绝经期抑郁是妇女在围绝经期发生的一种精神疾病,常发生在绝经前后,年龄约45~55岁[7]。患者出现以自主神经系统功能紊乱为主的症候群,表现为心动过速、潮热或畏寒、胸闷、烦躁不安、易激动、喜怒无常、情绪低落及悲观抑郁等,甚至出现绝望、自杀的想法或行为[8]。围绝经期抑郁症的发病机制为卵巢功能衰退,雌激素分泌减少,内分泌功能紊乱,进而影响脑内5-羟色胺(5-HT)和去甲肾上腺素(NE)等单胺类神经递质的合成和代谢,导致下丘脑及自主神经系统中枢功能失调[9,10]。

  黛力新有效成分是氟哌噻吨和美利曲辛,氟哌噻吨为神经阻滞剂,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促使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发挥其抗抑郁、抗焦虑作用[11-12];美利曲辛是通过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HT的再摄取,促使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增加,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传导功能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二者联用共同发挥抗焦虑、抗抑郁的双重作用[13-14]。孙华等[15]选择60例围绝经期及绝经后妇女心理精神障碍患者分别给予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黛力新)+雌激素替代疗法或单纯雌激素替代治疗,结果显示,治疗后治疗组的HAMA评分显著改善,且较对照组改善更显著,进一步证实黛力新对围绝经期抑郁症的疗效较好。 
  围绝经期抑郁症的主要病机为肾精不足、肝气郁结、心神失养。妇女进入围绝经期,肾气渐衰,天癸将竭,冲任之脉虚衰,月经失调而致绝经。部分妇女因为体质、营养、疾病、社会环境、生理、精神等方面的差异,不能适应和调节这一生理变化,肾中阴阳失衡而发病[16-18]。 
  逍遥散出自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其功效为疏肝解郁、养血健脾。逍遥散方中的柴胡疏肝解郁,当归、白芍养血柔肝,丹皮清泻虚热,白术、甘草、茯苓健脾养心,薄荷助柴胡以散肝郁,煨生姜能够温胃和中。诸药合用,疏肝解郁、健脾养血。现代药理学研究也发现,逍遥散具有调节中枢单胺类递质、调整体内激素水平,调节免疫、保肝、抗自由基和改善微循环等药理作用[19]。宝丽等[20]研究证实逍遥丸对应激性抑郁模型小鼠的抗抑郁作用机制可能与改善小鼠大脑皮质五羟色胺(5-HT)水平相关。 
  本研究将黛力新与中药逍遥散联合应用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结果证实,观察组治疗后仅1例 HAMD和KMI的评分较治疗前无显著变化,观察组的总有效率达96.7%,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且观察组治疗第1个月末、第2个月末、第3个月末的HAMD评分、KMI分别显著低于对照组,证实二者联用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具有较好疗效。与熊辉等[21]报道的观点是一致的。杨春[22]将50例围绝经期焦虑抑郁症患者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对照组只接受西药治疗,6个疗程后治疗组的总有效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90% vs 80%,P<0.05),进一步证实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焦虑抑郁症效果显著,患者焦虑抑郁症状明显改善,中西医结合治疗安全有效。 
  综上,逍遥散联合黛力新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临床疗效显著,安全性好,值得推广和应用。 
  [参考文献] 
  [1] 张铁英. 自拟解郁汤联合心理调摄综合治疗女性围绝经期抑郁症44例[J]. 中国药业,2014,23(7):80-81. 
  [2] 黄灵坚,李滟岚. 阿戈美拉汀与文拉法辛缓释片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对照研究[J]. 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4, (5):663-664. 
  [3] 皮璐. 清心舒郁方联合高电位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60例[J]. 江苏中医药,2013,45(9):42-43. 
  [4] 任颖,黄俊,胡国平,等. 性激素联合艾司西酞普兰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的对照研究[J]. 四川精神卫生,2014, 27(1):75-76. 
  [5] 陈慧,姚奏英,卢俊明,等. 中西医联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的临床观察[J]. 中国医学创新,2012,9(17):36-37. 
  [6] 熊辉,张倩平,陶玉玲,等. 中西医结合与单纯性激素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J]. 中国生育健康杂志,2008,19(2):76-78. 
  [7] 汤艳娟. 围绝经期抑郁症患者的中医治疗进展[J]. 中国卫生产业,2013,10(20):175-176. 
  [8] 许凤全,张莹,张琳园. 补肾疏肝化瘀汤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82例临床研究[J]. 河北中医,2013,35(3):333-334. 
  [9] 付建国,于颖慧,温玲. 草酸艾司西酞普兰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焦虑的疗效观察[J]. 四川精神卫生,2013,(1):41. 
  [10] 罗小琴,伍小敏. 滋水清肝饮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疗效观察[J]. 中国医学创新,2013,10(4):16-17. 
  [11] 史晓岚,杨帅,王元惠,等. 针药三种不同疗法对围绝经期抑郁症患者血清性激素及白介素-6的影响[J]. 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2,32(11):70-73. 
  [12] 邢兰访,董艳,朱爱华,等. 自拟更健汤联合高压氧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的临床研究[J]. 河北医药,2012,34(22):3498-3499. 
  [13] 刘丽伶. 中西医结合加心理调摄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疗效观察[J]. 河北中医,2012,34(4):543-544. 
  [14] 强立新,张倩,刘玉洁.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障碍150例[J]. 河北中医,2012,34(3):389-390. 
  [15] 孙华,齐连生. 黛力新治疗围绝经期妇女焦虑抑郁疗效观察[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0,4(13):25-26. 
  [16] 谢艳红. 黛力新治疗80例围绝经期妇女焦虑抑郁的疗效观察[J]. 按摩与康复医学,2011,12(2):101-102. 
  [17] 冯秋霞,姜大珍,金季玲.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疗效观察[J]. 辽宁中医杂志,2007,34(10):1440-1441. 
  [18] 方惠玉,徐涛.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焦虑抑郁症35例观察[J]. 浙江中医杂志,2011,46(1):52-53. 
  [19] 郑春艳. 逍遥散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伴抑郁的临床观察[J]. 浙江中医杂志,2014,49(7):490-491. 
  [20] 宝丽,陈婧,黄琳,等. 逍遥丸对小鼠行为绝望和应激性抑郁的影响[J]. 中药材,2008,31(9):1360. 
  [21] 熊辉,张倩平,关红,等.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抑郁症的疗效观察[J]. 实用临床医学(江西),2006,7(11):128-129. 
  [22] 杨春.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焦虑抑郁症临床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13,8(15):152-153.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
星论文网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