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英语论文->教育论文

英语“wh继续分句”的功能再分析及其翻译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8-07-20 09:50:00

 〔摘要〕文章尝试从系统功能语法的角度对“wh继续分句”再次分析,研究发现这种特殊继续分句还具有一些新特点:“wh继续分句”的引导词不仅可能是which,还有可能是who、where、when等代词或副词;“wh继续分句”不仅可以对前面起始句进行延伸,还可能进行发挥/增强。同时作者就这种特殊继续分句的英汉翻译进行了对比分析,再次证明了系统功能语言学对翻译理论与实践研究的指导意义和优势。 

  〔关键词〕系统功能语法;wh继续分句;功能分析;翻译
〔中图分类号〕H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8-2689(2018)02-0013-06
引 言
黄国文[1]对英语中句子性关系从句进行了详细的探讨与研究,并针对该类句子归属问题进行了讨论并提出了“wh继续分句”的概念以及对其特点等进行了比较分析,研究结果表明:“wh继续从句”是一种特殊的继续从句,它与首要句(起始句)之间构成的是一种并列关系而不是主从关系,并且与其他继续从句存在三個不同的特点。然而在实践中我们发现“wh继续分句”还存在其他一些新的情况。试看下面例子[2](47-48):
(1) You would have to be very careful not to offend the foreman,who could give you the sack at any time.
(2) The first decade in space saw accomplishment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which affected our concept of the entire universe.
(3) The task, which seemed to be difficult, was already accomplished in time.
(4) They have built up a new college here, where students will be trained to business executives.
(5) Men become desperate for work, any work, which will help them to keep alive their family.
黄国文[1]提出John ran away, which surprised everyone这类句子性关系从句属于并列关系句而非主从关系句,同时由于第二个小句(继续分句)大多情况是由which引导的,因此称之为“wh继续分句”,表示它是有别于其他一般继续从句的一种特殊继续从句;这类继续分句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wh继续分句”前面总是有起始句但有时又可以单独成句,二是“wh继续分句”中的which与表示原因的连词for有相似之处,通过照应以此来说明或“延伸”前面出现的内容,三是该分句里的which大多情况下是代词,它既可能代替起始句中的谓语部分,也可能代替整个起始句甚至前面的“微观语篇”等。
那么以上例(1)-(5)是否也属于这种“wh继续分句”呢?他们又与这种“wh继续分句”是否有什么不同呢?下面我们先从相互依赖性(interdependency)类型和逻辑-语义(logicsemantic)关系来分析讨论。
一、 关于依赖性类型和逻辑-语义
关系的论述
(一) 相互依赖性类型
根据Halliday[3](216-221)的观点:小句与小句之间的关系主要存在相互依赖关系和逻辑-语义关系,相互依赖关系可以分为并列平等(parataxis)关系和从属/主从(hypotaxis)关系;在并列型关系小句复合体中的首要句(primary clause)是起始句(initiating clause),次要句(secondary clause)是继续句(continuing clause),而在主从关系小句复合体里的首要句和次要句分别是控制句(dominant clause)和依赖句(subordinating clause);主从关系指的是“修饰关系”,即依赖句用来修饰控制句,这两个小句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并列关系指的是两个处于平等地位的小句的关系,即起始句与后面的继续句是平等并列的。
(二) 逻辑-语义关系
从逻辑-语义关系角度看,小句复合体的首要句和次要句存在扩展(expansion)和投射(projection)两大系统。扩展是指次要句对首要句的意义做补充说明,具体包括阐述/解释(elaboration)、延伸(extending)和发挥/增强(enhancement)三类。投射指的是在一个小句复合体中,一个小句所讲述的内容已在别的地方出现过,即次要句通过首要句表示“述说”(locution)或“观点”(idea)。
(三) “wh继续分句”的功能句法分析
根据以上理论,例(1)-(5)中的小句间是一种主从关系还是并列关系呢?例(1)-(5)可以看出都存在一个我们传统语法里所说的非限制性关系从句,按照传统语法来说,这五个句子都是主从复合句。但Halliday[3](220)认为,在主从关系中,首要句和次要句的次序是可以易位的,然而我们不说下面例句:
(1a)*Who could give you the sack at any time,you would have to be very careful not to offend the foreman.
(2a)*Which affected our concept of the entire universe, the first decade in space saw accomplishment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3a)*Which seemed to be difficult, the taskwas already accomplished in time.
(4a)*Where students will be trained to business executives,they have built up a new college here.
(5a)*Which will help them to keep alive their family,men become desperate for work, any work.
同时Halliday还认为,在主从关系中,只有控制句才能是自由的(独立成句的),依赖句不能单独出现。但黄国文[1]曾讨论分析过wh分句有时是可以单独成句的。针对例(1)-(5)我们似乎也可以让第二个分句单独成句,尤其是我们在翻译这类小句复合体时经常这样处理(翻译分析见后)。
(1b)You would have to be very careful not to offend the foreman. Who (The foreman) could give you the sack at any time.
(2b)The first decade in space saw accomplishment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hich (The accomplishments)affected our concept of the entire universe.
(3b)The taskwas already accomplished in time.Which(The task)seemed to be difficult.
(4b)They have built up a new college here. Where (In the college) students will be trained to business executives.
(5b)Men become desperate for work, any work.Which (Any work) will help them to keep alive their family.
英语中这类wh分句可以单独成句的例子很多,这点很多语法专家都有讨论过(参见黄国文、肖俊洪[4](257-258)),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例(1)-(5)中的小句之间也是属于并列关系而非主从关系。
那么从逻辑-语义关系来看,例(1)-(5)中的继续分句对起始句的意义既不是阐述也不是延伸,而是一种增强/发挥,因为这里的继续分句对第一个分句既没有Halliday[3](220)所说的“i.e.”(也就是说)关系,也不存在他所说的“and”关系。根据Halliday的观点,增强/发挥关系是指次要句对首要句在时间、地点、方式、原因等方面进行补充的情况。那么例(1)-(5)中是如何实现这一点的呢?看下面例:
(1c)You would have to be very careful not to offend the foreman, (because) who (the foreman) could give you the sack at any time.
(2c)The first decade in space saw accomplishment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o) which (the accomplishments) affected our concept of the entire universe.
(3c)The taskwas already accomplished in time, (although) which (the task) seemed to be difficult.
(4c)They have built up a new college here, (in order that) where (in the college) students will be trained to business executives.
(5c)Men become desperate for work, any work. (as long as) which (any work) will help them to keep alive their family.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发现,例(1)-(5)中的继续分句与第一个分句之间其实都存在一定的逻辑关系,但却不是“i.e.”(that is to say)的阐述关系,也不是“and”的延伸关系,而是其他的逻辑-语义关系。根据上下文语境我们可以发现例(1)中两个分句之间可以补填上表原因的连词for或because等,例(2)-(5)中的两个分句之间分别可以补填上表结果的连词(或词组)so、表让步的although、表目的的in order that以及表条件的as long as,也就说这五个继续分句对起始句分别在原因、结果、让步、目的、条件等方面进行了补充。然而这与Halliday提到的用于表示增强/发挥意义的小句通常是传统语法中的状语从句的说法不同,这五个小句复合体中的第二个分句都是带有状语功能的句子性关系从句,它们也就是我们传统语法里所说的带有状语功能的定语从句,所以此处他们实际上充当着状语从句的功能。
  鉴于此,我们可以总结出:例(1)-(5)五个小句复合体里的继续分句也属于“wh继续分句”,而該继续分句通过一种隐性的方式对起始句的意义在原因、结果、目的、让步、条件等方面进行了发挥/增强。
  二、 “wh继续分句”的新特点
通过对例(1)-(5)的分析,首先我们可以肯定它们两个小句之间是一种并列关系而非主从关系,同时第二分句也都是属于特殊的“wh继续从句”。在此我们尝试对这种“wh继续从句”的新特点作些探讨。
第一,“wh继续分句”的由来一是因为该分句前面总是有起始句,所以它是继续句,二是因为这类小句复合体的继续句通常是由which引导的(详见黄国文[1])。然而通过以上分析,我们是否可以把该术语的由来扩展为:这类小句复合体的继续句通常是由which(表事物)、who(表人)、where(表地点)和when(表时间)等来引导,如例(1)中的继续分句就是由who引导,例(4)是由where引导的,同时也存在由when引导的情况。看下例:
(6)Next month, when youll spend your summer holidays in your hometown, is approaching.(下月即将来临,届时你将在家乡度暑假。)
因此就引导词而言,“wh继续分句”的引导词恰恰与传统语法里的定语从句的引导词一样有关系代词和关系副词之分,常见的关系代词有which(表事物)、who(表人)、whose(表人或事物)等,关系副词主要有表地点的where与表时间的when等,而关系副词又往往可以由介词+关系代词来代替,例(4)中的where就相当于in which (in the college),同样例(6)中的when也可以用in which (in the next month)来代替。
第二,从语篇结构和语义方面来看,“wh继续分句”不仅可以对前面起始句的内容进行“延伸”或解释,还可以在原因、目的、条件等方面进行发挥或增强,例(1)-(5)就可以告诉我们这点。当然,严格意义上来讲,这里还只是一种隐性的发挥或增强,在进行功能句法分析时我们需要仔细甄别。
第三,从词性角度看,“wh继续分句”中的引导词既可能是代词,也可能是副词。“wh继续从句”中做引导词的代词既可能指代起始句中的某一词组、谓语部分、小句、甚至小句复合体或“微观语篇”,该继续从句又可能是由介词引出,which通常紧跟其后,而其后面又可能紧接着另外一个名词(详细参加黄国文[1]),同时其引导词还有可能是由where,when等这样的副词。
三、 对“wh继续分句”翻译的论述
(一) 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翻译理论
有关功能语言学翻译理论和翻译实践的研究已有很多,譬如杨莉藜[5]、司显柱[6][7]、黄国文[8],杨芳[9]等诸多专家学者都对功能语言学翻译理论和实践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这些研究表明:功能语言学理论也拥有自己的翻译理论,并在翻译实践和应用方面具有强大的指导意义和优势。
Halliday[10]指出系统功能语言学本质上是“功能的”而不是“形式的”,是“语义的”而不是“句法的”。因此我们在进行功能句法分析时,更要注重功能和语义的分析,要清楚形式只是意义的表达手段,是对意义和功能的体现。同时黄国文[11]指出在进行功能句法分析时,应遵守相互联系的三个原则:以功能为导向的原则,多功能性原则,以意义为导向的原则。以上对例(1)-(5)的功能句法分析就是基于以上原则,从“wh继续分句”形式分析入手,着重探讨它体现出的深层意义和功能,这种分析原则和方法同样可以用来指导对这类小句的翻译上。
(二) “wh继续分句”英汉翻译的探讨
对关系从句(传统语法的定语从句)的翻译研究也早已有之,例如殷宝书[12]、范德一[13]、曹明伦[14]、邓跃平[15]等从不同角度和理论方面讨论了对关系从句(定语从句)的翻译原则和方法等;张梅岗[16]、曹军[17]和耿智等[18]则以功能翻译理论为基础,提出针对限制性关系从句和非限制性关系从句的翻译要区分对待,要采用不同的方法和技巧,由于限制性关系从句具有限定和描述两个功能,而非限制性关系从句只有描述功能,因此非限制性关系从句不能译为前置修饰语(或前置定语),只能根据各个事件语义-逻辑关系翻译行文。下面我们试从一般翻译原则和功能翻译理论两个角度对例(1)-(5)中“wh继续分句”的翻译处理进行比较。
例(1)译文:
一般
你可得多加小心,不要得罪工头。他随时都可以炒你鱿鱼。
功能
你可得多加小心,不要得罪工头,因为工头随时都可以炒你鱿鱼。
例(2)译文:
一般
太空探索的头十年间,科学和技术都取得了成绩。这些成绩影响了我们对宇宙的看法。
功能
太空探索的头十年间,科学和技术都取得了成绩,从而影响了我们对宇宙的看法。
例(3)译文:
一般
看起來似乎很艰巨的任务,已及时完成。
功能
虽然任务似乎很艰巨,但已及时完成。
例(4)译文:
一般
他们在这里新建立了一所大学。这里将培养企业管理人才。
功能
他们在这里新建立了一所大学,以培养企业管理人才。
例(5)译文:
一般
人们极其迫切地要求工作,任何能够养活一家人的工作。
功能
人们极其迫切地要求工作,不管什么工作,只要能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就行。
  很显然,我们可以发现,一般的翻译原则主要侧重从形式和句法上处理了小句中的“wh继续分句”,虽然有时将之处理成单独分句,但仅仅还是拘于形式或句法上,要不只是把引导词简单翻译成其所代替对应的词组,如例(1)、(2)和(4)中的“他”、“这些成绩”和“这里”等;要不出于表达的简洁,把wh分句处理成前置修饰语,如例(3)和(5)中的“看起来似乎很艰巨的”以及“任何能够养活一家人的”。虽然这种翻译在语言表达上基本通顺,但是却忽略了“wh继续分句”在以上例句中的实际功能和语义-逻辑这两个重要的因素,可以说在忠实于原文方面做得不够,不能完全传递原文所要表达的确切意图和逻辑性。

相反,功能翻译能从分析形式入手,同时深挖形式所体现的意义,突出句法所表达的功能和意义。翻译时注重了以下两个方面:在功能方面,例(1)-(5)中“wh继续分句”实际上是充当着特殊的功能——做状语(分句),而不是关系从句传统意义上所表示补充、说明等作用;在语义-逻辑关系上,它们是对第一分句意义上的一种发挥/增强,所以在翻译时使用增/减词法,填补上表达两个分句间逻辑关系的连词,例如例(1)-(5)中分别填补的“因为”(表原因)、“从而”(表结果)、“虽然”(表让步)、“以”(表目的)和“只要”(表条件)等词,而减去或省略了一些重复的成分,如例(2)中就省略了“成绩”,例(3)和例(4)分别省略了“任务”和“在大学里”等。
另外,翻译也离不开对语境因素的考量。司显柱[7]在阐述系统功能语言学语境理论与翻译研究的关系时提到:翻译是一种特殊的言语交际活动,与其他言语交际活动一样,发生于一定的语境中,因此翻译所要追求的对等,即是语境意义上对等。语境又可分为上下文、情景语境、文化语境以及意识形态四个层次。鉴于此,翻译时我们需综合语境、形式和意义等视角下进行,而不是单一的从形式到形式、从意义到意义的静态和孤立的狭隘视野。我们再来看以上例(1)-(5)的两种翻译。
对例(1)的一般原则翻译只拘泥于who所对应替代的名词,将其翻译成“工头(他)”,而完全忽视了两个分句之间的上下文语境关系,相反,功能对等原则翻译时就注意到了两个分句之间的语境语义关系,增添上了“因为”这一表现上下文语境意义的关系词,效果彰显。同样对例(2)的两种翻译也存在这种差异,虽然一般原则的翻译在行文、语义表达方面算是通顺,但是也忽略了两分句之间的逻辑关系,没有实现语境意义上的对等,算不上是较好的译法。一般原则对例(3)和(5)翻译时用前置法来处理继续分句,行文意义算是较通顺,但却忽略了继续分句在此的功能因素;诚然功能原则翻译时则分别通过增添“虽然……但”与“只要”一词,更兼顾了上下文的语境意义,较好突出了原文所要表达的确切意图和情感。对例(4)的翻译,一般原则的处理同样是缺失了对语境意义的兼顾,而没有体现出第二分句“目的”的表达功能。综上可以看出,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翻译理论能更好地从功能、意义、语境等多维度来分析原文,对“wh继续从句”翻译时相应地做出适切的调整和处理,使得译文能够更好地“忠实于原文”,真正做到功能对等。
以上表明,翻译时只有对原文小句进行恰当、深入的功能句法分析,通过分析形式入手,利用形式是意義的表现手段的原则,最终才能更深入了解原文所蕴含意义和功能等,才能对原文有正确、全面的认识,从而最大化地达到“忠实于原文”的翻译标准。“wh继续分句”是一种特殊的小句,它在小句中充当着特殊的角色和作用,只有利用先进的理论方法对其进行充分的功能句法分析后,才能做到了解其真正的、实际的意义与功能,而系统功能语法恰好可以做到这点,其在指导翻译实践方面具有很大优势。
四、 结 语
本文就黄国文[1]提出的“wh继续分句”,通过对新的语料进行分析,尝试挖掘“wh继续分句”具有的一些新特点:一是这类继续从句的引导词似乎可以扩充为which、who、when以及where等;二是“wh继续从句”不仅可以对起始句的意义进行延伸,也可以进行发挥或增强;三是“wh继续从句”的引导词可能是代词也可能是副词。
本文同时还就对这种特殊“wh继续分句”翻译的处理原则与方法进行了探讨。通过对比发现,系统功能语法的功能句法分析方法对帮助分析和正确全面掌握原文意义方面具有很大的帮助,其功能翻译理论对指导翻译实践方面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优势。翻译的时候虽然需要重视对原文句法形式上的分析,但更要注重对原文功能(意义)的把握,从而才能更好地做到“忠实于原文”。
需要指出的一个问题是:虽然对这种特殊的“wh继续分句”(我们传统语法里所谓的非限制性关系从句)翻译时需要特别注重其功能和意义的挖掘,但是另外也有一些嵌入句(embedded clause)(包括传统语法意义中的限制性关系从句)也具有类似的功能和意义。看下面例:
(7)We did not place an order with that company whose offer was not what we had expected.
(8)There was something original, independent, and heroic about the plan that pleased all of the directors of the board.
(9)He lived his life apart from the workers on whose skill he depended.
(10)We recognize the need to establish and develop institutions which help to tame the unbridled exercise of power.
从以上四个例子可以看出,他们分别包含有一个嵌入句(分别是由whose、that、on whose skill和which引出),而且分别与中心句之间也存在原因、结果、让步和目的等逻辑关系。在翻译时我们同样可以做类似的处理,可将其独立成句同时填补上表相关逻辑关系的词组。试看下面译文:
例(7)译文:我们没有同那家公司订货,因为他们的报价超出我们的意料。
例(8)译文:这个方案大胆、独特、有创意,因此董事们都很满意。
例(9)译文:他不跟工人们在一起生活,虽然他离不开他们的熟练技巧。

  例(10)译文:我们认识到需要建立和发展一些机构,以有助于对权利滥用的控制。
 就翻译而言,例(7)-(10)我们不妨可以仿照对“wh继续分句”的翻译方法,从而使其在忠实于原文和行文表达通顺方面做得更好,但至于这种含有嵌入句的小句所带来的形式和意义上的不同,需另题研究了。
〔参考文献〕
[1]黄国文.英语“wh继续分句”的功能分析[J].现代外语,1998,(1):1-9.
[2]车丽娟,贾秀海.商务英语翻译教程(第二版)[M].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11.
[3]Halliday, M. A. 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2nd edn.) [M]. London: Arnold, 1994a.
[4]黃国文,肖俊洪.英语复合句——从句子到语篇[M]. 厦门大学出版社,厦门,1996.
[5]杨莉藜.系统功能翻译理论引论[J].外语与外语教学,1998,(3):31-34.
[6]司显柱.论功能语言学视角的翻译质量评估模式研究[J].外语教学,2004,(4):45-50.
[7]司显柱.中国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翻译研究十年探索:回顾与展望[J].中国外语,2014,(3):99-105.
[8]黄国文.翻译研究的功能语言学途径[J].中国翻译,2004,(5):15-19.
[9]杨芳.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指导下的商务合同翻译[J].中国科技翻译,2005,(1):42-44.
[10]Halliday, M. A. K. Systemic theory [A]. In Asher, R. E. (ed.).Th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C]. Oxford: Pergamon, 1994b:4505.
[11]黄国文.系统功能句法分析的目的和原则[J]. 外语学刊,2007,(3):38-45.
[12]殷宝书.英语定语从句的译法[J].外语教学与研究,1963,(1):12-19.
[13]范德一.英语定语从句译法初探[J].中国翻译,1980(4):11-15.
[14]曹明伦.英语定语从句译法补遗之补遗[J].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11,(1):83-91.
[15]邓跃平.翻译教学的事件分析途径[J]. 中国科技翻译,2011,(3):35-38.
[16]张梅岗.非限制性定语从句的翻译研究[J].上海科技翻译,2000,(2):19-22.
[17]曹军.功能对等:科技英语压缩关系从句的翻译技巧[J].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4):93-98.
[18]耿智,马慧芳.认知-功能视角下英语定语从句的翻译[J].上海翻译,2015,(1):42-45.
  (责任编辑:高生文)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